AKB48开撕SNH48,姐妹团反目背后不仅是授权费,更是控制权之争

数娱梦工厂2018-02-07 07:57:48

在2012年SNH48成团之初,AKS贡献的力量包括:(1)模式输出,(2)热度引流,(3)曲库支持。但对于羽翼渐丰的SNH48来说,这些似乎正在逐渐失去作用。




身处风口浪尖的SNH48从来不会缺少新闻。如果没有,那么曾经的姐妹团非常乐意助攻一把。


2016年6月9日晚,AKS集团(AKB48日本母公司)突然发布声明称,因SNH48当地运营单方面违约,因此将重新调整SNH48的运营,即日起官网撤下有关SNH48相关内容。此外,声明还宣布,对于在北京和广州分别成立BEJ48和GNZ48一事,日本公司并不知情,两个组合和AKB48团体没有任何关系。



对此,SNH48运营团队在6月10日通过SNH48组合官网发布声明回应称,SNH48是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经营的中国本土化大型女子偶像团体和基于互联网思维的造星平台,运营方在和日本AKB48之跨国姐妹团体技术合作关系中,不存在所谓的违规行为,其所有日常运营活动一切照旧。


AKS与丝芭的战火,最终以姐妹团反目的形式,从后台烧到了镁光灯下。事实上,关于这次撕逼大战,从4月20日丝芭宣布成立在北京和广州成立BEJ48和GNZ48分团,就已经开始。作为回应,4月22日,AKS集团宣布与酷酷音乐集团和中投中财基金展开全方位战略合作,AKB48未来将全方位进军中国市场,与SNH48展开正面竞争。


在双方争锋相对的背后,隐藏着的不仅是利益分配的矛盾,更是对于丝芭独立公司与代理运营身份的界定。


6月9日是SNH48第3届选拔总选举开放投票通道的前一天,AKS选择在此时发布声明,就是希望将AKB48与SNH48的的粉丝人群进行快速分化,给予对手最大的打击,迫使丝芭尽快做出决定,是留,继续作为AKB48团体运营体系的一部分;还是去,自立门户成为独立女团。


面对AKS的最后敲打,丝芭最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SNH48未来发展又将何去何从?


(图为AKS发布在官网的公告)


1独立成团筹备已久,丝芭与AKS难逃一撕


丝芭的独立筹备,或许比浮上水面的4月20日,还要早得多。翻开上海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对外投资记录,我们不难发现,丝芭对于地方分公司的布局,从2015年就已经开始。


注册时间最早的为北京丝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15年8月6日,执行董事为廖捷频,也就是2016年4月20日宣告成立的BEJ48的经纪公司。除此之外,还有包括位于武汉,沈阳,长沙,哈尔滨和广州(GNZ48)在内的8家公司。


 

2016年3月,SNH48发布最新EP《源动力》。与以往翻唱AKB48成名曲目作为主打不同,《源动力》是SNH48出道以来的首张原创专辑,摆脱AKS曲库的意味明显。更为重要的是,SNH48的形象风格也一改往日的日系卡哇伊,反而走起了韩系女团的性感路线。


 

如果说成立地方分公司和歌曲原创只是让日方颇有微词的话,那么2016年4月20日丝芭宣布成立BEJ48和GNZ48,则成为了彻底引爆丝芭和AKS之间矛盾的重磅炸弹。


作为回应,4月22日,AKS集团宣布与酷酷音乐集团和中投中财基金展开全方位战略合作,AKB48未来将全方位进军中国市场,与SNH48展开正面竞争。


为了加速丝芭做出最终决定,6月9日晚,AKS集团再次发表声明,宣布丝芭单方面违约,并撤下了官网上与SNH48相关的所有内容。


 

说起丝芭上文一系列运作手段,就不得不提到丝芭文化传媒的创始人王子杰。因为这与他九年之前操作《劲舞团》的手段几乎如出一辙。


2007年,时任久游网总裁的王子杰在代理游戏《劲舞团》大获成功之后,便自主开发《超级舞者》、《超级乐者》游戏,想要绕过开发商自己单干。游戏开发商T3和发行商Yedang因此单方面解约,选择第九城市为《劲舞团》的独家代理。双方因为《劲舞团》中文商标注册权问题对簿公堂。虽然之后在IDG和软银的撮合下,久游与韩国T3、Yedang实现了和解。但久游的赴日上市之路就此耽搁,企业也开始由盛转衰。


这一次SNH48的操作,王子杰能够跳脱出《劲舞团》的大起大落,带领丝芭走向新的辉煌吗?



2撕逼背后的利益争夺:不仅是授权费,更是控制权



在2012年SNH48成团之初,AKS集团贡献的力量包括:(1)模式输出,(2)热度引流,(3)曲库支持。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无偿的,AKS在其中也获得了足够多的授权收益。


随着SNH48的日益走红,除了二次元宅男群体之外开始吸纳更为多元的粉丝,AKB48的热度引流作用逐步降低;经过数年的积累,王子杰对于秋元康的运作模式显然已经烂熟于心,其能够同时独立发布北京和广州双城48系组合就是证明。

2016年3月《源动力》的发布,则标志着SNH48开始摆脱对于AKB48版权曲库的依赖,走原创道路。AKB48作为主团能够提供的支持,对于羽翼渐丰的SNH48来说,似乎已经失去了作用。


 

6月9日是SNH48第3届选拔总选举开放投票通道的前一天,AKS选择在此时发布声明,就是希望将AKB48与SNH48的的粉丝人群进行快速分化,给予对手最大的打击,迫使丝芭尽快做出决定,是留,继续作为AKB48团体运营体系的一部分;还是去,自立门户成为独立女团。


商场如战场,但卷入其中受伤最深的却是深爱SNH48的粉丝们。目前,SNH48的粉丝们已经发生了分化,根据数娱梦工厂对于头部网络社区中的SNH48粉丝观点的整理,可大致分为以下三种:


(1)中立派:首先表示坚定地支持自己偶像,对此次分裂事件持有各自不同观点,中立态度;

(2)去日派:这一派本就支持彻底剔除日系元素,对此次决裂持支持态度;

(3)纯血派:这也是争议最多的一派,根据知乎网友真空刃的分类,又可分为“相对纯血派”和“绝对纯血派”。


“相对纯血派”其实并不怎么在乎是否在日本挂个分团名号,更多地是担心失去日本方面的支持影响到自家小主的发展前途;“绝对纯血派”则比较极端,认为只有日本48G才能救中国偶像,SNH48不过是AKB48的替代品。这也是SNH48受此次事件影响重点流失的观众(并不能称之为粉丝)。


回到事件本身,曲库授权费的分歧仅仅是表象,如果仅仅是存在收一份授权费还是三份授权费的问题,双方尚不至于在公开交恶,丝芭与AAKS利益争夺的关键点,其实更多在于对于SNH48的控制权。




对于日方来说,根据其发布声明中“当地运营方”和“重新调整SNH48运营模式”的论调推测,AKS始终把SNH48作为其海外姐妹团的一支,而运营者丝芭传媒的地位,与游戏代理公司并无二致,SNH48的控制权应该归属AKS所有,开发新团的权限也仅在AKS手中。


而丝芭方面却在回应的声明中强调自己拥有“完全独立、自主经营”的公司地位,其与AKB48的合作性质为跨国姐妹团体技术合作,并非从属于AKB48的团体运营体系,因此具备自主开发新团的权利。甚至,当我不再需要你的技术合作时,终止合作也是情理之中。


故事发展到这,矛盾激化已经不可避免。



3SNH48将何去何从?或许又是一个王老吉和加多宝的故事



目前,除了曲库资源优势之外,AKS手中能够制约丝芭的手段并不多。从事态发展来看,除非AKS彻底放弃对于SNH48的掌控需求,丝芭获得独立开团的权限,否则SNH48彻底脱离AKB48的体系才是大概率事件。


一旦SNH48选择脱离,双方争夺的焦点,不外乎带有48的商标所有权归属和运营模式。


通过国家商标网的查询得知,SNH48的商标注册于2011年,归属法人为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而久尚演艺正是丝芭文化的前身。


上海锦天城律所董文涛律师表示,虽然SNH48与BEJ48、GNZ48的商标均在丝芭手中,商标归属法人为丝芭无误。但以此断定丝芭就享有SNH48的商标归属权还为时尚早,具体约束还得参照丝芭与AKS合作时所签定的合同约定。同理,在无合同条款约束的默认情况下,丝芭也能够继续沿用AKS的运营模式打造新偶像女团。


对于AKS而言,随着与酷酷音乐集团和中投中财基金合作的开展,不论是选择AKB48亲自入华,还是重新培育一支新的48系女团,都注定又是一个加多宝和王老吉的故事——谁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正宗的凉茶,顾客喜欢就好。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TD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





Copyright © 日本动漫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