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总选举中国直播地址确定!

AKB48大搜查2018-06-14 14:25:12
点击这里与数万饭友一起感受AKB乐趣!

1分钟看遍48G


今年直播地点确定:6月17日11:30腾讯视频约定你


松井玲奈要上VS岚!!!


超越过去的自己唯一的方法


最后的peace倒计时 須田亜香里×木﨑ゆりあ 「100%SKE48 VOL.3」



木崎尤利娅在自己的毕业发表中说了「那个是顶点」这样的发言
对此她的最大理解者须田亚香里是作何感想呢?
然后,木崎本人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是打算就让(顶点时期的自己)成为回忆呢,还是想要去超越呢。
毕业宣言9小时后的大表态就在这里。
撮影 / 松田和弘 取材 • 文 / 犬飼華&編集部



虽然我尊重尤利娅的毕业,但以后开导我不要哭的人会是谁呢?
历史上第一的努力家是dasu,关于这个我有自信!

下定(毕业)决心前的一年间
——木崎桑从毕业发表到现在也就只过了一会儿。
木﨑 完全没有睡。
須田 因为这人一直在工作啦!
木﨑 挪动了采访的日程,非常抱歉。
——提出了想采访这2人的提案后,被告知「想等到4月12日为止」。
木﨑 用意很深啊!
——然后,确定了12日的「All Night NIPPON」是木崎桑参加,「这么说来莫非……」这样突然之间想到。
須田 你的预感猜中了呢。但是,发表前和发表后说的内容就会不一样了。
木﨑 是的。所以觉得发表第二天来接受采访不是很好吗。
—— 非常感谢!
木﨑 带着不好意思的情绪一边接受采访不是会感觉很讨厌吗。所以觉得发表后(接受访谈)比较好。
——那么,今天采访的内容会刊登到SKE48单独的杂志上。
木﨑 是这样啊?那今天来聊SKE48的话题吧!
——承蒙您的理解。决定你们二人的采访是经过编辑和撰稿开了个碰头会商量好的。不过现在成了木崎桑毕业发表后的采访的话,我想这真是成了不得了的采访啊。
須田 呵呵呵。
——于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场的全员应该会感慨到哭吧?想象一下那样的场面,自然而然地哭出来。在名古屋的味仙一边吃着台湾拉面和鸡翅一边哭的大人们(笑)。
木﨑 真的啊(笑)?
——想笑就笑吧!
木﨑 不是,我认为这才是SKE48厉害的地方。能让大家这么想,这一点。
——虽然那时,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須田 除了爱还能有什么(笑)。
木﨑 恩。感受到爱了哟。
——「我们要是不做这个取材,那么谁来做!」「能见证播了七年半的电视剧的最终回一样」这么想的话,就理解为什么会哭了(笑)。
須田 你这么说,我很喜欢哟。诶嘿嘿。
木﨑 就是有这样,我们才能坚持下去。是用爱构成的团体。
——好好想想的话最终回还是之后的事。开场白变得太长了,现在想请教一下木崎桑有毕业倾向的经过。
木﨑 这要追溯到「青空片思い」yukko(木下有希子)和小木酱(小木曾汐莉)进入选拔的时候,第一次有了不想干了的想法。这之后的的七年半间,一直在「不干了吧」「不,接着努力吧」之间反复。有在自己的内心中嘟囔过,也和父母谈过。处于这种状况中,三年前来到了东京,做了Team 4的副队长,后来又做了Team B的队长,在就任队长不久之前,有和秋元老师谈过毕业的事情。
——是这样呀!
木﨑 但是被回复了「再试着努力一年吧」。这之后的一年里也接了演戏的工作,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但是,在生日(2月11日)前,思考着「已经21岁了,如果想从头开始演戏的工作的话,已经没有时间了」。在广播里也说过,自己内心觉得「偶像已经做得心满意足了」,大约从那时起,就开始认真商讨毕业的事情了。
——这件事有逐一向须田报告吗?
須田 和我说了。
——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听她说这番话的呢?
須田 几年前就知道了, 她并非什么都不去考虑,经常会谈到要不要跨出这一步之类的话题。也知道她一直以来从未敷衍对待过任何事。所以,我心里是没有在担心她毕业后的发展。唯一一点在意的是,以后谁在我哭的时候安慰我呀。
木﨑 担心的是这个呀…(笑)。
須田 虽然有点担心这一点啦,还是想尊重尤利娅的选择。
木﨑 互相都过了20岁了可以喝酒了,谈话的内容也变了。虽然由小她四岁的我来说有点… dasu感觉真的成长了。(木崎不叫须田「da-su-」而是叫「dasu」)
須田 喂(笑)。
木﨑 她的想法完全改变了。所以呢,我想就算我不在也没关系了吧。明明刚上京时SKE48的经纪人会经常和我联络说「现在须田的状态很糟糕,能和她聊聊开导她吗?」,但是最近像这样的事已经没了。我觉得现在肯定也有哭,但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莫名其妙地哭了。
須田 嗯。
——须田桑怎么看,木崎桑上京后的变化?
木﨑 染上了东京的气息,之类的?
須田 会这么想是看了在「AKBINGO!」中说「早餐5000円」的时候(笑)。明明不可能每天都这样,为了炒热气氛而说了这种话,体谅和随意混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木﨑 对对,没怎么仔細想过。
——没有去想「那样说了的话会变成这样」就把话说了出来。
須田 也担心过她有没有自己在硬撑着。但是,看到她在东京找到了归属地,又交了关系很好的朋友,就安心了。
——事先大约告知了多少成员自己要毕业?
木﨑 事先不告知的话,是非常残忍的事。说还是不说,是很难判断的边线… 。会这么说是因为我在做B的队长时,很难过,明明是同队的成员毕业却没有来找我谈心。虽然这是我自己的错。我的话,被别人做了讨厌的事情自己绝对不会再去对另外的人做。最先报告给的是dasu和入山杏奈。因为毕业的想法和经过一直在向她们传达。决定了发表的日期最先告诉的就是她们两个。也立刻传达给了横山由依酱。想直接传达的还有(高桥)朱里和玲奈七(加藤玲奈)。同期成员的话无法直接传达,就用line联络了。
——直接告诉了须田?
木﨑 日期决定的第二天,工作现场是在一起的,「早上好,是12号」以这样的感觉传达了
須田 突然这么告诉了我,还在想「什么?什么?」
——也听了广播的直播吧。
須田 是的。因为怎么还不说,在想什么时候会说的时候,放起了「10年樱」,就哭了。
木﨑 就是为了把人弄哭呀(笑)。还有,也和峯岸咪酱(みなみ)说了。Team 4时代很受她的照顾。和同期的小木酱一直彼此保持联络,所以说了「毕业后、去心心念念的京都旅行吧」。因为彼此的时间一直对不上,一直没能去成。
——发表后,堵在心中的石头取下了吗?
木﨑 心境完全不一样了呢。但是,昨天从早上开始就有工作,所以到了深夜已经意识迷糊了。记不起说了什么话。看了网上的新闻,才算是知道了「我原来说过这种话吗?」
——某种程度来说、不是应该考虑好要说什么话吗?
木﨑 会事先零散地记录好一些会说的事,但一边说一边就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感觉,坐在那儿的人又像自己又不像自己。
須田 不紧张吗?
木﨑 超级紧张!为此3天前还做了3场异常恐怖的梦。
須田 梦到3场(笑)。
木﨑首先是幽灵出没的噩梦。第二个是睡觉的时候有陌生人在我的嘴里塞昆布的梦。喘不过气来就惊醒过来。
——恐怕人类史上是第一次有做这样梦呢。昆布什么的(笑)
木﨑 搜索了「嘴里塞满了 昆布 解梦」没有查出结果。然后接下来梦到的是出演了很受照顾的导演的作品。但是、我弄丢了台本,就这样去参加彩排了,敷衍地说了台词之后把导演给惹怒了,醒来之后汗流浃背。
——现在搜索了一下,昆布的解释是「想做的事情被抑制下来,可能积存了不少压力」。
須田 说中了(笑)。尤利娅想做的事情果然是演戏。这是偶像的小插曲,只要是偶像的话就肯定会做到的梦哦。
——怎么样的梦呢?
須田 舞步和歌词都完全不知道就这么被迫站在舞台上的梦。
木﨑 有有!这超级可怕呢。直接梦到自己的心愿很有我的风格。





推荐阅读: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日本偶像总选举结果出炉;松井第二,第一非麻友/指原


她说:哪怕akb48正处于危机当中,有我也不要灰心

Copyright © 日本动漫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