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当“网红”,你觉得靠谱吗? 特别关注

中国教育报2018-11-03 07:19:39

感谢您关注中国教育报官方微信!如果您尚未关注,请点击标题下方的“中国教育报”关注我们

 

“互联网+教育”时代来了,教育直播也火起来了。

 

前段时间,一则朋友圈晒出的在线直播课程清单火了,2000多名学生同时购买了一节9块钱的物理课,去掉平台费用后,授课老师一节课的收入近两万。当网络教师收入超越网络美女主播,当老师变成“网红老师”,公众哗然。


显然,在线教师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兴职业。

 

这些网络在线教师的天地不再拘泥于三尺讲台,也让不少老师感怀:原来,教育事业可以这样无拘无束,而且还能收益颇丰,不免让人羡慕。

 

网络课程似乎已是大势所趋,那作为老师,你是不是也想尝试一下在线教育直播、体验一把备受关注的网红生活呢?老师当网红这事究竟有多难?



这些在线老师一边教书,一边当网红!你心动了吗? 

顾少强:辞职之后成为一名在线心理学老师


▲顾少强

 

因为一封颇具情怀的辞职信“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而火遍大江南北的顾少强,用仅十个字的辞职申请表达出,她不想过着一眼就能望穿井底的生活的愿望。在辞去学校的教师职务后,顾少强在云南大理的一家咖啡店做义工结识了常来喝咖啡而又寡言的于夫,两人相爱并在小镇安家。

 

辞职后,顾老师生活的环境、地点甚至配载身边的人都有了变化,但唯独没有变的是她依旧在做一位老师,一位通过互联网教学的心理教师。虽然没有丰厚的收益,但却自在坦然。


“随遇而安”,不再拘泥于教室的在线教师你羡慕吗?


王羽:时薪1.8万在线教师,月入20万的超网络女主播


▲王羽

 

“时薪1.8万在线教师,月入20万超的网络女主播”——前不久不少人被这个新闻标题所震惊,但各位老师,这可不是标题党,而是真实的事件。

 

王羽是一位线上教师,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他的一节单价为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在扣除20%的平台分成后,王老师的时薪仍然高达18842元。这样的收入甚至远超过一个网红主播。也因此,王老师也被网络时代奉上了网红教师的帽子。

 

收入蹭蹭涨的在线教师你羡慕吗?


李欣频:把课堂搬到南极,带着学生边旅行边学习边感悟 

李欣频是多所大学的客座讲师、线上教师,还是旅行家、作家……她的广告文案,总能带给学生们创意的火花;而作为一名作者,她也总给她的读者们带来心灵的净化。


▲李欣频签售会

 

游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再把自己的所见所感传递给学生们,真是美哉。但不要就因此以为李老师就只会“风花雪月”哦,她还是以为实力派的“网红”呢——北京大学、台湾科技大学、台北大学等各大高校都聘任她担任了兼职讲师。

 

起先,李欣频奔波在全国各地做巡回演讲,但全国来回飞,大大的耗费财力物力,旅途的劳顿更是让人疲惫不堪。此时,“互联网+”教育的优势就被突显了出来,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能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开课。她的学生无论身在何方,都能通过她的线上课程聆听她的创意、她对世界的感悟。


▲李欣频把课堂搬到了南极

 

她的课堂不仅在大学的校园里,不仅在互联网上,她还把课堂搬到了世界各地,带着学生们边旅行边学习边感悟。如果想要听一场李老师的线上公开课,课程的单次费用要在4位数,要想在旅行中来一场和李老师面对面的课程,这课程的费用要在5位数了。

 

身未动心先远,教学形式多样的在线教师你羡慕吗?


做教育直播,当网红老师,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教育直播很火爆,但据教育部的权威数据,我国专任教师数量已经突破1400万,而教师红人却寥寥。看来,这教师的网红梦还并不那么容易实现,会遇到下面这些阻力!


阻力一:自身动力缺乏

老师的事业编制、稳定的薪资、良好的就业能力都太有诱惑力了。绝大部分老师生活够安逸、钱够花,因此“成为红人”这事儿就没那么必要喽。


阻力二:路径较为狭窄

在大家一贯的认知中,知识授予是相对严肃的一件事,这就决定了老师走红的路径很窄,一般来说是特定的、严肃的场合,比如说百家讲坛、知识性质的竞赛、公开讲座等。


老师虽自带粉丝,却无法与现在的网红一样,融入优土、映客、美拍这类娱乐为主的大平台。在大多数直播平台仍然是以娱乐为主要功能的情况下,教育类的直播内容似乎不占优势。


阻力三:课程设计有难度

虽然教育直播也像线下的培训一样,教师在授课前会针对普遍学生进行备课,也会针对直播学生的接受程度进行计划的调整。但是在线学员来自不同的地区而且使用的教材不一样,学员的基础也不一样,一对多的直播导致授课老师无法实现对学生的充分了解,这无疑加大了课程设计的难度。


而从当前情况看,教育直播切入的只是社会教育的课外辅导、业余培训环节,无法全面掌握学员的具体数据,这也使得教师在直播中针对学生、学员特点构建的个性化方案显得很浅层次,无法发挥更大作用。

 

阻力四:不是所有老师都能成网红

网红自带娱乐标签,售卖的是自己的娱乐服务。


别以为在教育领域情况就会有所变化。在网络平台上,最受欢迎的那些老师往往也是那些个性鲜明、授课风格灵活的老师。而这些,并不是每个老师都有的特质。所以对于不少老师来说,想要当“网红”,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网红老师不好当,但也不是每个老师都有志于此。对于网红教师,不同老师有不同的看法,有人叫好,有人质疑。他们都是怎么说的呢?小编带您一起来看看!


支持方:老师直播当“网红”,好处其实挺多

直播遇上教育,学生上得有趣,老师能够创收

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英语四级考试,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90后大学生闫峰报名参加了一个英语网络直播课程。只要有WiFi,就能看网络直播课程,这种方便性促使闫峰坚持下来,他在宿舍看直播、在图书馆看直播,甚至曾在公交车上用手机流量看直播。与传统在线教育不同,网络直播授课的老师与其他出色的主播一样——有个性有特长懂幽默。英语课程结束后,闫峰又报了考研班的网络直播课程,同时也关注读书、职场等基于兴趣和技能开展的直播。和闫峰有着相同看法的学生不在少数,对于他们而言,当直播遇上教育,听课开始成为一件有趣的事。


学生感到有意思,老师同时也能够创收。如果讲得好,一个小时上万元都不成问题,这份收入远远高于学校的薪资水平。


在线直播使得优质的教育资源得以共享

“线上辅助”亮点在于购买课程仅仅只需要一块钱,贵的也不过五块钱。如此低的价格,能够让更多的学生分享到优质教育资源。如此一来,课外辅助不再是奢侈品,相对于那些一节课高达好几百元的天价补课,这种“线上辅助”更加平民化。

 

在教育资源不均衡颇受诟病的背景下,在线辅导教师所做的工作,恰恰有利于让更多的学生、特别是师资力量相对薄弱学校的学生,分享到更加优质的教育资源。


教育规律在直播中有了新的内涵和体现

直播和网红老师出现后,上课时间更灵活。互联网的介入,也摆脱了天气不好、交通拥堵的困扰,足不出户在家上课,学生和家长的负担都大大减轻了。


此外,直播课程中也出现针对学生的不同情况而定的定制课程。使得学习个性化这一教育规律在直播中开始有了新的内涵和体现。

 

质疑:“网红”老师,会不会本身就是件意义不大的事情?

尽管老师通过教育直播而获得高薪的新闻被炒得火热,尽管“网红教师”也在不断吸引大众眼球,但同时问题也在暴露。各位老师,若您真的克服了重重阻力,想投身教育直播的新蓝海,不知对于下面这些质疑,您又是怎么看的呢?

   

质疑1:网红老师拍写真出专辑,加的这些“技能”对学生有用吗?

前段时间,沪江网校推出的“HJC48”女班主任天团被刷屏,该团体由48位女班主任组成,成员平均年龄24岁,全部是90后,1/3有海归背景,平均月薪均过万。这个充满浓浓山寨味的团体刷新了人们对于网红老师的认知。有网友指出,其是在“借鉴”日本女子天团AKB48。



该团体宣布出道后,不仅拍了海报写真,还出了专辑,发布了一款舞蹈MV《更好的自己》。据沪江网校官方解释,成立组合的初衷是鼓励学员更好地学习。而网友的谈论焦点却是女班主任的“肤白貌美大长腿”。

 

无独有偶,疯狂老师CEO张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首创演播室直播模式,专注打造“网红教师”,让老师像主持人一样主导整个“栏目”。据入驻该平台的老师江昊(化名)透露,疯狂老师选拔网红老师的其中一个标准就是颜值,目前正在培养的名师如果去演播室上直播课都要先化妆,整理个人形象。“网红老师还配有助理团队,要达到的效果就是让学生像追星一样追老师的课。”不少人都说:过分突出颜值,老师成了花瓶,也给人跑偏之嫌。


有人加颜值,有人靠段子。


今年5月底,一段84分钟的考研辅导讲座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中操着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老师对考研院校选择、考研流程进行了“个性”讲解。网友戏称这位老师毕业于“德云社”,甚至还有海外的网友留言“我还想回去考研”。


但也有网友认为他的讲话中脏字太多,还有网友剪辑出了一段7分钟调侃34所985高校的视频,引来一些高校要求其公开道歉。面对质疑这位老师坦言,不娱乐不行,不奇葩不行,讲得没有营养也不行。只要学生喜欢,会在吐槽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老师过度依赖“段子”来吸引学生,真的能够证明老师自身的水平高吗?


在线教育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利用老师各种“技能”涨人气并不奇怪,而怕的却是失去教育的本质。如果这些老师都是集颜值与才华于一身的大神,人们的质疑声或许不会这么多,可一群平均年龄24岁的姑娘教课,不免让人心里打鼓。


质疑2:多数教师直播是虚火,“网红教师”能走远吗?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就曾直言,教育直播的火热符合教育行业发展趋势。“但是多数教师直播是虚火。”


吕森林介绍,在韩国已经有年收入过亿人民币的超级网红教师,中国未来可能也会出现类似现象。但是快速盈利绝对不会成为普遍现象,只有极少数教师才会形成网红。网红需要高质量的团队做支撑,需要大量成本推广。因此有实力有资金的机构才能坚持下来。对于直播教师个人而言,也需要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


而且也有已经加入直播行列的老师强调,并不是每个在线老师一节课都能挣个几千上万元,也有老师一节课只有十几个学生甚至几个学生购买,1个小时收入还不到十元。


这条路,其实没有那么好走。


质疑3:优质教育资源缺乏,教学效果真的能保证吗?


直播给在线教育带来了模式革新毋庸置疑,甚至可以说是教育资源优化配置的一个新渠道。可是如果缺乏优质的教育资源入驻,教学效果真的能保证吗?

  

因为从现实的情况来看,目前在线教育的从业者鲜有在职教师。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既与学校的规定限制有关,也和教师本职工作的饱和相关。相比于“录播”,“直播”无疑有着更大程度的限制,而缺少现场教学经验的全职在线教育老师们能够胜任吗?至少很大一部分从业者面临考验。

    

而不管取巧,还是投机,教育直播真正需要重视和解决的核心问题都应该是:优质的教学资源配置能否得到保证。


 实习编辑 | 韦国峰

责任编辑 | 赵天骄


参考文章 |

虎嗅网《教育直播的四点问题你可看到了?》

搜狐教育《教师想当网红?》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的话,就给小编点赞吧

Copyright © 日本动漫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