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AKB48,我们有社会主义天团56朵花

南都周刊2018-05-13 08:24:53

“不要求颜值,不要求高音能上得去,不要求腿能掰180度。但要精神面貌好,气质佳,像朵太阳花。不允许夜不归宿,不允许接触复杂的社会人士,以及真的不许谈恋爱。”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五十六朵花这支颇有野心的偶像团体“以爱国旗帜、正能量导向的政治正确”的方式,使自己快速陷入舆论的旋涡。


记者_刘璐 北京报道

摄影_刘浚




社会主义天团


“社会主义天团,红墙。”当把拍摄地点选在了日坛公园时,五十六朵花少女组合的团长陈光便独自轻声呢喃起来。


“是在自嘲吗?”


“不是,这个‘社会主义天团’也是别人给我们的称号,我们也就接住吧”,陈光笑道。


6月28日,当首次演出结束以后,五十六朵花便一直处于舆论旋涡之中。当天演出的全称是“CCTV五十六朵花中国梦最美丽大型文艺演出”,这个名称以及演出当晚撒贝宁的出席主持,让网友误以为这又是一次有官方背景的演出,而陈光略有迟疑地告诉记者:“那只是我们内部的一个录制和展示。”


五十六朵花第一次亮相,是在北京东五环外的蓝调薰衣草庄园,当天这里有一个“全国模范学生暨红领巾盛典”。偌大的欧式庄园里来来往往都是系着红领巾来自全国各地被评选出来的“模范”小学生和他们家长。红领巾们这次聚会盛典,在庄园里的婚礼中心举行,保安说,这里平时几乎没有游客。


这是一次爱国者的聚会。


在五十六朵花登台发布之前的文艺表演,是来自一个叫“开国将军合唱团”的演唱组合,毛泽东扮演者操着不标准的湖南话说:“世界是我们的,但终归是你们的。”半小时之后,五十六朵花的五名成员一字站上了台,青春,亮丽,大屏幕播放着她们的宣传视频,字幕里写着:“受到海内外媒体的大量关注。”就在观众们等着欣赏她们的“爱国”表演时,现场猝不及防地停电了,主持人简单敷衍后,五个姑娘们便悄无声息然而训练有素地走下了台。


“海内外媒体的大量关注。”在陈光看来绝非虚言,他向记者说:《纽约时报》的记者已经和他联系了很长一段时间,同时,在日本的一个论坛上,一位网友看过五十六朵花的表演后说:“虽然是山寨的,我感受到了浪漫。”


曾经身为专业音乐人的陈光近几年情歌里表达的小我并不能产生共鸣,相反,正能量和集体主义常常能打动他,“听到《英雄赞歌》的时候,我内心真的会翻腾,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歌唱祖国》,林妙可一开嗓,我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


五十六朵花是陈光对这种感情的实践,他的目标是制造中华民族自己的偶像。五十六朵花的官方微博简介里写着:“大国自有大国的任性!中华偶像自有盛世中华的气质!”


五十六朵花组合甫一出世,由于人数众多,难免让人立刻将其与日本女子组合AKB48对比,然而号称由五十六个民族组成的五十六朵花,至今还未能完全找齐,已经签订合同的成员暂且只有五名,最大的1995年,最小的18岁,来自汉族、壮族、回族、朝鲜族和蒙古族。“要找到多个民族的选手很难,所以我们要依靠组织的力量,要依靠全国人民的力量”,陈光熟悉这样的话语体系。


“为什么选择用少女组合来表达爱国呢?”


“少男不可以大规模结队,人数一多就是少林寺和黑帮了。大规模非少女结队,除非尼姑团。而大规模无杂音的思想一致、精神一致、行为一致的少女团队像一块白布,群体化后社会影响力会很大,有人会将它染黄、染黑用于政治或商业目的,但我们就是要将它染红,让它成为一面爱国旗帜”,陈光说。


曾经有两位成员私自跑去参加AKB48上海姐妹团体SNH48的选拔,而后被陈光开除,在陈光看来,这是价值观上的根本分歧,他们需要的女生是纯洁、听话、充满正能量,同时能够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


他也自嘲自己是典型的“五毛”、民族主义者,看到日本品牌东芝赞助了上海另一支能PK五十六多朵花的大型女子组合SNH48的总选举,他就在微博调侃:“皇军出粮草赞助下伪军不正常吗?”他不认同日韩少女组合的卖萌和卖性感,“中华大国需要有文化、有尊严、有内涵。”


副团长刘彦希也是被这样的一种价值观吸引的,当她第一次推开排练厅的门,面前六十多个姑娘,用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面对着她,同时为她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个瞬间让她下定决心留下来。


“不要求颜值,不要求高音能上得去,不要求腿能掰180度。但要精神面貌好,气质佳,像朵太阳花。不允许夜不归宿,不允许接触复杂的社会人士,以及真的,真的,不许谈恋爱”,这是刘彦希对五十六朵花的要求。


在青春电影都充斥着怀孕与堕胎的当下中国,五十六朵花这些近乎禁欲般的要求被报道后,就引起网友的热烈反应,质疑也由此一层层涌来。


“爱国主义”




文艺演出过后几天,五十六朵花官方网站便因流量超载而关闭,有网友保留着网站bug的截图:Facebook——五十六朵花官网;Twitter——五十六朵花公众微博;YouTube——报考咨询。对于这些错误,陈光坦言:“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人会去看我们的网站”。


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查询中,五十六朵花隶属的北京诠声文化有限公司是一家小资本民营企业,注册资金100万,股东姓名苏晨光,媒体报道这即是陈光的原名。公司注册在北京市东城区,没有不良信息记录,其简介中业务范围包括:“文艺演出、影视制作、艺术教育培训、旅游文化地产、商业地产开发等,旗下拥有国家级艺术团体、及庞大的演员阵容,公司的主要演出已经被文化部列入2015年度文化产业国家重点项目。”


在被问及是否有商业地产开发项目时,陈光回答:“只是这么写而已,实际情况很复杂,涉及到很多机构,暂时还不便透露。”


这个“复杂”在整个采访过程中陈光都讳莫如深,甚至关于他个人信息、他的年龄也不方便透露。


而其中所谓的“2015年度文化产业国家重点项目”收录在文化部国家文化产业项目服务平台网站上(www.ccipp.org),网站的版权所有者是文化部产业司,运营机构是人民大学创意产业技术研究院。该平台属于文化部附属协会性质,根据网站介绍,平台每年会挑选一些文化项目编辑成册,有兴趣的投资商可以联系该平台,而文化部本身不对这些项目进行投资或者管理。


五十六朵花确属手册里的项目之一,其目的一栏写着“融资”,投资总额8500万,已投入金额3000万,意向融资4000万。在项目简介中,其表明2015年5月会举办大型演出,演出嘉宾包括蒋大为、李谷一、韩磊、毛阿敏和李健等,演出地点为五十六朵花全球会演中心,在昌平区温州水城。信息与此前官网上的演出信息几乎一致,不同的是官网上还多了李易峰与TFBOYS等年轻偶像的名字。


这便是后来在6月28日进行的全球首演,演出结束以后,媒体便报道其中的一部分表演嘉宾在微博讨薪未成,还遭到五十六朵花官方微博的威胁,但刘彦希表示认为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并不能说明他们的资金周转有问题。


陈光在一边承受着媒体的戏谑一边也在抗争:“媒体扒拉不出来东西的,等我们发布会一开,他们就会纷纷打脸了。”望着眼前自己一手创造的作品,他感慨:“为什么别的国家修女不会被攻击,而我们选择做这样的一个组合就会被攻击呢?”同时,他也愤怒:“五十六朵花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很多媒体还没有搞清楚,我不是说大话,五十六朵花对我们文化的意义,对我们的社会和国家是什么意义,他们没有看清楚,不是纯娱乐的东西,你应该来支持而不是抹黑。”


偶像组合与国家元素也不是第一次融合。1997年,日本的早安少女组就有一首红遍日本的单曲《LoveMachine》,唱着“日本的未来,世界都要眼红”,成为日本在经济低迷时期的国民歌曲。而后的AKB48,更是为日本创造了数千亿日元的经济效益,在2014年6月7日晚AKB48的总选举上,中国粉丝也为AKB48贡献了180万票房。


在经营层面,陈光对未来的计划是乐观的,他的蓝图是打造少女类快消品,生产卫生巾、内衣等,预计内衣市场年销售将会超过60亿;推广植入APP,成为专一少女、青年女性领域的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王者。“我们的国力上来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国家有一亿红领巾(少先队员),他们的爸爸妈妈会不支持我们吗?这样算来,我们的红领巾五十六朵花,至少有过半中国人支持是没有问题的。”红领巾五十六朵花,是陈光口中更庞大的一个后备体系,有6亿群众基础,但尚未对外公布,“一旦公布大家都会很吃惊”。


人数必须达到一定数量是陈光计划中的重点,他还会在每个省甚至每个市都建立五十六朵花分团,每个分团会有一个11-16岁的五十六朵花花蕾版,在他看来,这可以达到一个艺术和价值观普及的作用。


这和AKB48确有相似之处,AKB48的创始人秋元康说希望AKB成为卡拉OK一样的存在——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同的是,相比AKB48的市场行为,五十六朵花自带了“政治正确”态度。“有人说我们拿爱国主义炒作,我们本身就是爱国主义,为什么要靠此炒作呢?”陈光说。


正如刘彦希所言,正能量的市场至今仍是空白的,还没有文艺作品在宣扬正能量,她有学生曾经告诉她听到“正能量”三个字就想吐,刘很困惑,认为是“正能量”的艺术形式出了问题,要真正做到被大众接受,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她希望可以把正能量的内容精妙地融进文艺作品中,继而能引导青少年的价值观,爱国爱党是其中之一。除了五十六朵花以外,TFBOYS是唯一能打动她的组合,她认为他们也很好地代表了中华民族少年的风采。


早年的刘彦希并非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人,她的外公外婆是红色元老,母亲早年是红卫兵,“坚决拥护毛主席”。小时候她很反感母亲的红色教育,有一段时间还迷过民国。在7·23温州动车事件里,她的一个学生不幸去世,她还写文章批判政府。到如今她变成一个国家的歌颂者,和五十六朵花团队的价值观高度契合,“百善孝为先,祖国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长在红旗下,至少是和平安乐的,不能吃着父母的饭还说父母的不是,崇洋媚外是不好的。”这种观念还体现在,在招舞蹈老师时,她的条件是党员优先;在接受投资时,绝不接受外企的投资。


在刘彦希看来,自己的这种转变并不因为某一个具体事件,是随着年龄增长而必然发生的改变。作为五十六朵花的文化课老师,刘彦希不像高校老师有课本作为参考,“政治体制、民主观念上课时会有涉及,但不是重点,重点还是民族情结、爱国情怀。


“花儿”的斗争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光指定让戴沁怡发言。她是五十六朵花预备队里的队长,典型的“三好学生”,也是团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生于1997年。在来到五十六朵花之前,她从没有唱过红歌。与其他团员一样,戴沁怡也不是来自北京,戴妈妈最初是反对她北上演艺的,在一番劝说之后,她陪同女儿一起来到北京郊区的温州水城,看到附近都是北京电影学院等基地。和戴沁怡同来的两个同学都落选了,只有她一个人留了下来。最初的一段时间,戴沁怡会在周末去找老师辅导文化课,毕竟高考迫在眉睫,不过这个计划也随着繁重的训练落空,她最近的计划是参加成人高考。


第一次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时候,戴沁怡说自己是完全没有感情的,刘彦希问她有没有去过天安门,她说去过,感觉就是严肃庄重,刘彦希告诉她应该要有自豪感,因为只有中国才有天安门,戴沁怡觉得自己慢慢也有感觉了,“主旋律、爱国、红色、正能量,这些都不是贬义词。我们这一代人,对于红歌是没有理解能力的,我希望我们新潮的改编能让青少年接受”。


对于不能谈恋爱,她倒并没有什么怨言,“网上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最纯净的少女,老师也是想保护我们。普通人谈恋爱也就算了,可是我们是偶像,我们是要给大家带去不一样的正能量的。”戴沁怡已经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对每一位记者都颇有礼貌,见面与再见时甚至都会鞠躬。她说不想做明星,想做“偶像”,“偶像”的形象便是她们的责任所在,不同于演艺圈平常的偶像定义,五十六朵花的“偶像”更多层面是指榜样。


在戴沁怡看来,这一年多的生活与过去在学校没有太大差别,现在的自己和同学也没有太多差别,其他同学都在上大学,而自己能学习包吃包住还能拿每个月3000块钱工资,她感到满足。五十六朵花官方微博也提到这点,说“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先进性”。


公司为五十六朵花设计的队服是白色上衣蓝色短裙,陈光对此颇为欣赏,裸露在外的大腿让他觉得她们的形象很健康,他就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这样,“女权主义会不会对此有意见?”“李银河还说什么都可以呢,我们不行,我们还是得管。”


在日坛公园,花儿们站在红墙前面拍照,陈光忍不住感慨发微博:“社会主义少女天团五十六朵花站在这红砖碧瓦前,白衣蓝裙纯净飞扬。历史与现实凝聚在了这一瞬儿时,竟然如此清新浪漫,豪无违和!感动,这就是中华文明的博厚和智慧,吐故纳新,世代延绵!中国,我爱你!”


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抹黑和漫骂,陈光并不害怕,他倒是担心成员们可能会承受不住,不过又会立刻鼓起勇气说:“没关系,革命嘛,斗争嘛。”


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smwnewmedia@163.com



Copyright © 日本动漫音乐虚拟社区@2017